笔趣09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有没有不舒服?(1 / 1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推荐: 凌虚阁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
姜伊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抱着一个温温热热的东西,眼一睁,发现是一条大腿。她瞪大眼睛,心慌意乱,正当动作时,突然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。她立马竖起耳朵。

“她在我这里。”

“还在睡。”

“昨晚的事查清楚了。陈羽辛,你认识么?”

傅笙坐在床上,往后靠,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揽着少女的肩膀,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揉着。某一刻,察觉到她异常的呼吸,克制又紧张地不太敢用力,一息一息缓重不一地轻轻扑在他的大腿上。

他往下望了眼,眼里沁出一丝笑意。

这时,他听到电话那边说道:“我去接她。”

他眼里的那丝笑意悄无声息灭去,手掌恢复揉搓她肩膀的动作。

姜伊正思考着陈羽辛这个熟悉的名字,脑海中闪过之前体育课的冲突。那个女生好像很讨厌她。姜伊皱了皱眉。

突然感受到肩膀被男人的手掌摸了两下,身体顿时一僵,什么陈羽辛都顾不上了,脑子里放送出昨晚的记忆。

那些混乱淫靡的记忆登时全涌入脑海,姜伊震惊得快要炸开。

昨晚她、她、她……她缠着一个男人做了、那、那种事!

傅笙察觉到少女的僵硬,当做浑然不觉,继续慢悠悠地抚摸着。

她的肩膀很精致,对于他的大手掌来说,简直小巧得可爱,可以完全拢在手中,细致入微地贴紧把玩。

“不用。”他说,“到时候我会送她回去。”

姜伊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蹙了下眉。听这语气,他好像知道自己是谁?他在跟谁打电话,钟家的人?

不过说起来,他确实长得很像一个人,她就是因为这个才认错的。

认错之后,黏着人……

她的心跳立马不受控制地加速跳动起来。

真的是,不想面对什么,就偏偏总会想起。

男人挂了电话,姜伊没再听到他的声音。心里忽然很慌乱、很紧张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“醒了?”

男人的声音响起,是一个她很陌生又有点熟悉的音色。陌生是因为在昨晚之前都没听过,熟悉是因为昨晚近距离地听了很多。

很好听。

姜伊的耳朵有些发麻。

他还在通电话吗?还是在跟她说话?不是她吧,不是吧……

紧接着她听到男人轻笑了一声,又问道:“还没醒?”

同时,他覆在她肩膀上的那只手稍稍用力揉了揉。

男人的体温夹杂着丝丝缕缕的被电一般都感觉传过来。

姜伊心慌得仿佛心跳都停了一瞬,最后一点侥幸都没了。

她睁开眼睛,悄悄往上望。

眼一抬,直接对上男人低头往下看的视线,好像等候她多时。

对视一瞬,对方的眉眼映入她眼中。和钟程相似的眉眼,但是五官更坚挺,面部轮廓刚毅,眼神的压迫和浑身都气势都很强悍。

姜伊想到一个人。

钟程的舅舅,傅笙。

姜伊一慌,下意识地松开环抱他的大腿,远离他坐起来。

“您、您、您好。”

她哆嗦着打招呼,说话的同时,因为挣扎动作幅度过大,被子滑落,露出赤裸白皙的肌肤。

男人的视线在她胸前多停留了几秒,眼神有些变化。

姜伊才发觉,她竟然没穿衣服!她立马捂住胸,转过身子。

脸涨红一片。

她也没心思理会昨晚的记忆了,羞怯的、小心的,偷偷再将被子拉起来,整个人缩着躲进去。

“您、您您不要盯着我看。”

她缩紧身体,回头看的时候,发现男人一双晦暗不明的眼还盯着她看,立马也将脑袋埋起来,整个人重新又躺了回去。

傅笙才移开视线。

“不看。”

明明是很普通的两个字,怎么听着,莫名有种宠溺的感觉。

躲在被子里的姜伊耳朵尖热。

傅笙下了床,同样全身赤裸,甚至胯间凶物硬着,横戳出来,又大又长,就这么大喇喇地随他,径直走向衣柜,取了衣服,往外走。

男人的脚步声一下一下点在姜伊的心尖上,听闻声音远去,才悄悄把被子拉下来,猛松了一口气。

她着急往下看,床底下干干净净,并没有自己昨晚被男人扯下来的衣物。

昨晚明明丢下床了呀。

她还记得昨晚,在沙发上做完之后,男人抱她回房间,扔床上后就脱衣服,但是可能是对女孩子的裙子不太熟练,一来二去脱不下来,有点烦躁,稍微用了点力,就把它给撕坏了。

啊,对啊,裙子被撕烂了。

回想起这段记忆的她双手捂脸,掌心覆住的脸颊又红又烫。

就在手掌捂住脸,眼睛睁大,呼呼吸气啊啊的时候,她突然发现床边柜上摆着的衣服。

诶?

看颜色样式,是女人的衣物。

放在这里是……给她的?

她拿起来,摊开,是一条全新的裙子,颜色和她昨晚那条差不多,但款式稍微不同,摸起来的触感也不同,料子更柔更滑一些。

裙子拿开之后,露出压在底下的内衣裤。

她红着脸把内衣裤拿过来,就算房间没人,也还是躲在被子里将它们穿上。

竟然意外的合身。内衣和裙子都很熨帖,一点窒闷挤涨的感觉都没有。

好合适,怎么会有人第一次给她买内衣就买得这么合适,明明不知道她的尺码。

不对,也不能说不知道,昨天晚上摸了好多次,每次都摸好久……

那些画面又不受控制地在脑海里来回播放了。

“啊啊啊,不要再想了,不要再想了……”

姜伊换好衣服后,做了好一番思想准备才出房间。在陌生的环境里,也不敢乱瞟乱看,小心翼翼地下楼。

到了楼下,男人听到动静,抬头看向她,视线将她上下打量了眼,问道:“合身吗?”

姜伊在男人的视线下显得很不自在。

“还、还好,谢、谢。”

说这话,她虽然没有看着男人,但是却能感觉得到他投射过来的视线,正牢牢锁着她。姜伊有些受不住,内心几番挣扎,咬着下唇,犹犹豫豫嗫嚅道:“昨晚上……我、……对、对不起。”

前面的声音都挺小声的,说到对不起的时候,提了音量,甚至垂着头,几乎给他鞠了一躬。

傅笙没想到她竟然是这副反应,眼里闪过一丝兴味,心里头仿佛有微风轻拂,羽毛掠过。

可爱。

他第一次用这个词形容一个人,没有贬义,只有褒扬,完完全全的一个令人欢喜的形容词。

他突然生出一种想要将她关押圈养起来的冲动。不是把她送回钟家,而是留在自己身边,住在他的房子里,活在他眼皮子底下。

一忍再忍,才将那股冲动压下。

锐利深沉的眼眸望着她,问:“身体有没有不舒服?”

姜伊摇摇头:“还好。”她昨晚有个模糊的记忆,夜半睡梦中好像被他抱到浴室里清洗,回到床上后没多久又给她擦药。

傅笙将她的各种反应收入眼底,“那就好。”

凌晨做完,给少女清理的时候,才发现女人原来是这么娇气这么脆弱的生物,不过是多干了几回,小穴就被操得充血发红,而他不过是情动时没忍住在她大腿外侧啪啪拍打了两下,就留下了红印子。当时的他皱着眉,突然后悔起自己发情被蛊惑拍的那两下。

洗完之后把人抱回床上,立马打电话让人送消红肿、滋润舒缓的药,涂上之后才放心。

姜伊扭扭捏捏,又说:“昨晚给您添麻烦了,抱、抱歉,如果您有什么要求,我、我、我会尽力补偿您的。我、我我,我现在该……”回去了。

“姜伊。”傅笙打断她,“吃饭吧。”

诶?

姜伊震惊于自己的名字从他口中说出,抬起头愣愣地看着他。

对方俊眼如渊,攫住她双眼。

“过来,吃饭。”

姜伊顿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,在男人的注视下,脚步移动,往前走。

她坐下后,又听到男人说。

“吃完饭,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嗯。”姜伊低着头应了声。
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章

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