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09小说网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章

拥有(1 / 1)

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问题反馈 |

推荐: 凌虚阁 思路客! 你懂的视频!



谈策将最后一勺排骨汤喂进女儿嘴里,摘掉了她脖子上挂着的小方巾。小橘子自己用纸巾擦了擦嘴跳下板凳,追着一旁的鸭子跑进了厨房。宁奚瞧了瞧那个被吃干净的碗底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
小橘子白天吃得太多,晚上就不好好吃东西,半夜就会被饿醒。还好有谈策在这里,如果她喂的话小橘子一定想方设法地不吃晚饭跑出去玩。

外面的雨还在不停地下,原本在外面的鸭子纷纷都跑进了屋檐内躲雨。宁奚一边将鸭子赶进鸭舍,一边按住去扑鸭子的小橘子。她将恋恋不舍的小橘子抱起来进了房间,屋内的谈策正在铺小橘子的小床。

小床是宁奚小时候睡过的,算是半摇篮式的床,现在小橘子睡刚刚好。谈策将床铺好,把小橘子的小羊玩偶和薄毯子放在了床头。南方多雨的夜晚总是格外凉一些,尤其是这个时节。

见宁奚抱着小橘子进门,他看了一眼女儿手上刚刚蹭上的泥,从宁奚手中接过小橘子:“橘子,我们该去洗漱准备睡觉了。”

小橘子还惦记着外面的小鸭子,她眨了眨眼看着他:“爸爸,我还想和小鸭子多玩一会儿。”

“可以,但是你玩完以后要自己把弄脏的衣服洗干净,”谈策语气淡然,手指点了点她胸前那一块刚刚弄上去的泥土污渍,“能做到就可以去和小鸭子玩。”

小橘子撅了撅嘴,看起来像是在大脑中试想了一下自己洗干净衣服的难度,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上的污渍,不情愿地看了谈策一眼:“好吧,我们去洗漱。”

宁奚也累了一天,洗漱完以后困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。房子虽然是两层的,但长久以来只有阿婆一个人住,所以二楼的房间都都堆满了各种杂物。她刚要卷着被子睡,朦胧间看到谈策将小橘子抱上了小床,闭着眼睛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位置:“只有一床被子,你不许动手动脚。”

谈策见她困得不成样子还要叮嘱这一点,像是被她给逗笑了。他把小橘子的薄毯子盖好,从一边上了床,手臂慢慢地揽上她的肩。宁奚睡着的时候,仿佛全身没有骨头,在他怀里常常是软绵绵的。

宁奚模糊间察觉到他在碰自己的肩,闭着眼睛哼唧了两声:“乱碰就滚下床。”

谈策不为所动,他手臂一勾将她揽进怀里,右手压上了她的肩头,将手掌轻轻下按,缓慢地揉捏着她肩膀。宁奚睡得迷糊,肩上的力道让紧绷了一天的身体瞬间软下来。那力道顺着她的肩向下,动作缓慢却力道适中,让整个背部都慢慢地放松下来。

宁奚之前从来没有自己带过孩子,所以今天显然是被累到了。他的手指顺着她的脊骨向下,轻轻揉捏着她的腰身。她被这股力道催的睡得更加踏实了一些,丝毫未被窗外的雨声所影响。

夏天的雨夜常有雷声,断续的虫鸣和一道雷声同时响起来。宁奚的身体下意识缩了一下,马上翻身钻进身旁人的怀里。她缩成一团,习惯性地趴到身旁温暖的怀里,将整个脑袋都贴到他的胸膛上,搭上去的手紧紧地抱紧他的腰。

谈策略微怔了怔,大概是太久没有被眼前的人这样主动抱住过,他停顿了片刻伸手将她抱紧了。他轻轻拨开她额前的发丝,借着外面的光线去看她的脸。宁奚脸很小,睡着的时候越发显得安静可爱。

在过去的十年里,他知道宁尚海因为工作太忙,很少能主动顾起自己的女儿。他估计自己去学校门口看宁奚的次数都比那个做父亲的多一些。大多数时候宁奚都是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在家中入睡。或许是这样,上学的时候她看着总是格外开心,因为可以和贺池一起上学和放学。

外面的雨水更大了一些,有丝丝的雨水从那旁的开着缝隙的窗子渗进来。他望向那扇小小的窗,又看向躺在摇篮床上安静睡着的女儿,低下头慢慢地收紧手掌,将怀中的女人抱紧了。

很久之前他幻想过这样的场景,在寂静的夜晚不再只有他一个人。他怀里抱着那个自己只看了一眼就留意了许多年的女人,她现在是他的妻子。而他们的身旁躺着一个小小的孩子,睡得香甜,是他们的宝贝。

这样的场景只是想象就足够令人心悸,可没想到有一天真的实现了。

这样想来,宁奚从来没有做错。她对他已经足够好,她没有计较他的隐瞒,没有因此抛下他,她为他生了一个女儿,并且直到现在都仍然在他的身边。是他的要求太高,他要求她心里只有他一个人,要求她把年少时最心动的人忘记,是他在逼她,逼她逃到了这个小山村。

他做了太多的隐瞒她、伤害她的事情,她不爱他实在是情有可原。从那年在雨夜里的相识,她已经在不断地让步,他不能再强迫她毫无顾忌地爱他。

他想到这里,贴近了她的脸颊,手掌轻轻安抚着她的后背。怀中的人因为雷声有些躁动,在他的安抚下又渐渐睡沉了。他忽然地笑了一声,小心地吻向她的额头,手指缓慢地摩挲着她蜷起来的手掌。

“宁宁,晚安。”

清晨时分雨刚刚停,宁奚看了一眼窗外的阳光,从床上爬了起来。这一晚上睡得极好,醒来时就已经闻到了早饭的香气。

她洗漱完走到厨房里,谈策已经将煮好的粥端了出来。虾仁粥配了阿婆做的梅干菜烧饼,小橘子大口大口的吃着正香。

她看了一下时间,将碗里的粥一扫而光才想起回卧室拿谈策的西装。她将他的西装外套从衣架上拿下来,回头就看到放在床边的盒子。她有些奇怪,昨天还没看到有一个盒子在这里,不禁上前打开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相册以及一本日记。

眼前的相册有几分莫名的熟悉感,她打开第一页,一张合照出现在眼前。照片的背景是在一个公园里,看起来有些年头了,是两个大概六七岁孩子的合照。左边的女孩没有看镜头,正盯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看,一旁的男孩正在侧头提醒她,这是一张抓拍的照片。

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,将照片翻了过来,照片的背面写着一行稚嫩的小字:宁奚和贺池。

她的预感得到了证实,连手指都在颤,又向后翻了几页,大概是这些年来她和贺池从小到大的一些老照片。她合上相册,看向一旁的那本日记,此时身后的门传来了轻轻的响动。她回过头,谈策正在门边,不知站在那里看了多久。

他将手表戴好,挽下衬衫的袖口,慢慢地走到了她的身边:“日记是他在警队时记的警队日记,你之前想查的东西都在里面。相册下面是他留给你的信,可能对你记忆的恢复有一定的帮助。”

他语气平淡,好像之前那个不惜一切手段竭力阻止她的人不是他一样。他接过宁奚手中的西装,停顿了几秒,抬头看向她的脸,笑容显得有些艰涩:“宁宁,之前的事我向你道歉。你看完这些之前,我不会再来打扰你。”

“小橘子要是再不听话,打电话给我,”他又补充了一句,终究是不敢再去看她的脸,语气也轻了下来,“如果到时候你还没有把我电话拉黑,小橘子不听话,你就打电话给我,我随时都可以过来。”


上一章
目录
下一章

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